吃货相惹人怜,“奶狗”朱一龙:其实我是吃货

《知否》的热播,除了男女主演冯绍峰赵丽颖备受关注外,朱一龙饰演的齐衡也“收割”了不少剧谜的目光,就是这么一个少年英俊、学识出众、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最终因为求而不得,郁郁寡欢惹得广大剧谜心疼不已,这样的小公爷只想让人捧在手心啊!

然而谁能想到戏里小可怜的朱一龙,戏外再次因为“吃”而又成了一个小可怜呢?吃个蛋糕专注十足,确认过眼神,是个吃货无疑了。

吃个蛋糕吃到见底尤不满足,眼巴巴的瞅着别人的蛋糕,这眼神真可怜极了,也不知道有多少粉丝多想立马递上一块蛋糕,并高呼:我可以!

但说到论起吃,怕是没有人可以吃得这么“奶”了吧?

嘴巴鼓鼓的样子,就像是只可爱的仓鼠。

拍戏过程当然也不能放过,不知道为什么,看朱一龙吃得这么满足,小编开始饿了。

拍个广告,不仅吃得可爱,画面还十分唯美,怎么做到的?

就连喝口水,也让人觉得很乖的样子。

据说,朱一龙有一个绝技是:吃小龙虾不用手。果然依旧是十分努力的朱一龙啊。

吃相这么萌也难怪很多网友在看完朱一龙吃东西的样子以后都纷纷表示“呜呜呜太可爱啦!想把全天下的好吃的全买来给他!!!”“想把所有好吃的都捧到他面前看着他吃!”

破解老板一年买宝马的配方,牛骨这样烤,一天竟然能卖出上千份,

这款烤牛骨突出料包的五香和牛肉本身的鲜味,无需浓重的药料,否则会抢走原料的风头。制作时,牛脊骨无需提前汆水,也不用改刀,泡净血水直接入汤桶煮制,熟后切成块、上铁板煎制。这样操作一是肉香,二是牛肉不变形,出成率更高。若提前改成块,则煮后牛肉收缩,露出骨头,看起来就没那么饱满了。

吊牛骨汤:

香料包:良姜25克,白芷20克,草果20克,小茴香15克,桂皮10克,八角10克,陈皮10克,香叶10克,丁香5克,花椒5克,干香茅草5克。

调料:

料油1000克,盐1000克,鱼露1瓶,土酱油2袋,老抽100克,玫瑰酒50克,护色剂40克。

熬制流程:

1.将所有香料入温水泡洗干净,然后包入纱布袋。

2.汤桶内加入清水40千克,放入香料包,倒入所有调料烧开即成卤汤。

3.牛脊骨50千克用清水浸泡6小时去尽血水,捞出后洗净沥干(这样煮时更易吸收滋味),填入汤桶中,大火烧开转小火煮2小时,捞出牛脊骨盛入托盘,切成大块备用。原汤舀出一半,兑入等量开水稀释并调味精、胡椒粉、咖喱粉之后即成牛骨清汤,可以用来制作蒸菜和牛汤饸饹等;另一半原汤即老卤汤,添清水后用于下次煮牛骨。

自制酱:

成品烧烤酱500克、干锅酱300克纳入盆中,加麻辣红油500克、蒸鱼豉油300克搅匀即成。

制作流程:

铁板烧至300℃,淋一层色拉油,摆上牛脊骨块1500克,刷一层自制酱,快速煎至外焦里嫩,翻面后再刷一层酱汁煎香,撒匀孜然粉(孜然粒打成半颗粒状,碎而不粉,这样吃起来更有孜然爆破的浓香和颗粒感),起锅盛到垫有洋葱、香菜、葱丝的盛器中即可上桌。

牛脊骨改成大块,放到铁板上高温煎制

刷一层酱汁

撒上孜然粉

技术关键:

1.调酱料时,一定要加适量的蒸鱼豉油稀释,这样刷到牛骨上煎制时可以出现浓郁的锅气,菜品口味更佳。

2.整个煎制过程约需4分钟,时间若太长则失水过多,容易焦糊。

高阳煤矿红红火火欢庆元宵佳节

元宵节期间,高阳煤矿举办了“走进新时代、再创新业绩”大型灯展活动,营造了浓厚喜庆的节日氛围。

广大干部职工群众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利用废旧材料制作出一架架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花灯在永安门前展出,吸引过往职工家属驻足观看。新的一年,高阳煤矿全面贯彻落实两级集团公司决策部署和工作安排,以“严管理、保安全、提素质、增效益”为统领,以“契约化管理”为抓手,众志成城打好生产衔接局面大逆转、安全生产动态达标水平大提升、重点工程建设大突破“三大攻坚战”,万众一心再筑矿井一优三减、技术创新、素质提升“三大基础工程”,以人为本强化作风整顿、民生改善、和谐稳定“三大根本保障”,强化七项工作,狠抓落实执行,在全面建设山西省一流现代化矿井的征程中续写壮丽诗篇。(马鹏飞)

司马炎为什么能一统三国,难道仅仅是因为父辈们奠定的基础?

我们都知道三国有三位主要的君主:枭雄曹操,东吴孙权和皇叔刘备。本来如果是他们三个其中之一,统一了天下,那还说得过去,毕竟人家为了这江山拼命了大半辈子。可谁知这魏蜀吴的天下,最终却落入了司马氏的手中。

看过三国的人都知道,最后的结局是司马炎统一了天下,建立了西晋。可为什么偏偏是司马炎统一了三国呢?

首先,司马炎有个好老爸司马昭,当然更准确的来说是有个好爷爷司马懿。司马懿先是耗死了蜀国的名相诸葛亮,再是夺取了魏国的军政大权,而司马昭则是进一步掌握了魏国的大权,所以到了司马炎这里,魏国基本上已经是姓司马的了,当然司马炎也毫不客气的取曹而代之。

当然刘禅和孙皓的老爸也很给力,给他们留下了西蜀和东吴这么一大片区域,可问题在于自己是否有能力来治理。

如果说司马懿和司马昭夺取魏国江山,是给了司马炎一个坚实的基础,让他出生就含着金钥匙。那么钟会和邓艾两人,则是三国后期的一“龙”一“凤”,让司马炎扶摇而上,剑指天下。

司马炎可以说是“富三代”和“官三代”了,而西蜀方面一直是和魏国势不两立的,尤其是继承了诸葛亮衣钵的姜维,也是一心要伐魏。可正如司马懿克制诸葛亮一样,姜维的计谋屡次被邓艾所识破,虽然最后的诈降成功了,但也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当刘禅在魏国宫中说出“乐不思蜀”的典故时,西蜀已经就已经成了司马炎的一片属地了。

至于东吴方面,没有了西蜀作为盟友,在司马炎的大军压迫之下,也是很快就选择了上书投降。

古代的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能实现一统天下的明君没有几人。而司马炎与众不同的是,他的“仁”。取曹魏而代之时,司马炎没有杀死魏帝;大破西蜀,刘禅就跪在眼前时,司马炎没有处死他;接收东吴的投降时,司马炎没有为难吴主。

司马炎给了曾经的敌人莫大的恩赐,封王或者当侯,让他们一一善终,当然这也造成了君弱臣强的局面,引发了后来的八王之乱。

司马炎之所以能统一三国,一是父辈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二是有能干的手下,三是自己的“仁义”。

人物 | 一个人,一条路,一座城

两次进藏的艰难经历,让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率领10万军民征服天险, 用7个月零4天建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他长眠在昆仑山上,因为这是他一生最后的心愿。

走在青藏线上,他的名字总是不断地被提起。他被称为“青藏公路之父”“格尔木的奠基人”。每当格尔木人民提起他的名字时,脸上写满了骄傲和敬佩。青藏高原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印记,他就是慕生忠将军。

慕生忠将军

进藏艰险萌生修路设想

慕生忠1910年出生在陕北省吴堡县。1930年,慕生忠参加陕北红军,先后担任陕北红军5支队政委、红5团政委、红25纵队政委等职务。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延安以东地区作战司令员、第九军分区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他任第一野战军政治部民运部部长、政治部秘书长。新中国成立后,慕生忠担任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政治部主任,西北军区进藏部队政委,西藏运输总队政委,西藏工委工交部长,兼青藏铁路工程局局长、党委书记。1955年任兰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被授予少将军衔。后任甘肃省交通厅副厅长,甘肃省第四届政协副主席,甘肃省顾问委员会常委等职。

慕生忠

慕生忠的名字是一个传奇,在将星闪耀的军事志中,慕生忠将军不仅有着辉煌的战绩,他的名字和举世瞩目的青藏公路紧紧联系在一起。新中国成立后,慕生忠两次骑马进藏。第一次是1951年,以范明为司令员、慕生忠为政委的“十八军独立支队”奉命进军西藏,和平解放西藏。第二次是1953年春天,他再次奉命组织进藏运输总队,率领驼工2500余人及1.7万多峰骆驼,执行紧急运粮任务。

这两次进藏所经之地,是世界上自然条件最艰苦的地区之一。沿途经过浩瀚的戈壁、湍急的江河、无垠的沼泽、矗立的雪峰,气候严寒,空气稀薄。两次入藏之艰难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萌生了“要在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修筑一条现代公路”的设想。

1953年10月,慕生忠派人赶着一辆胶轮马车,翻越昆仑山、风火山、唐古拉山,向藏北重镇黑河(那曲)探路。这年年底,经过50多天的奋战,探路人员从900公里外的黑河发来电报,说他们已经胜利完成探路计划。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使慕生忠兴奋异常。胶轮马车能通过,这说明在世界屋脊上是可以修筑公路的。

1954年2月,彭德怀刚从朝鲜战场归来,慕生忠立即登门,把修筑青藏公路的设想作了汇报。他的设想得到彭德怀的支持。

几天后,中央同意先修青藏公路格尔木至可可西里段,拨款30万元作为修路经费,并调派了10名工兵、10辆十轮卡车、1200把铁锹、1200把十字镐、150公斤炸药等物资。

世界屋脊筑“天路”

修路难

格尔木是青藏公路的起点。1954年5月11日,慕生忠带领19名干部、1200多名民工组成的筑路大军来到格尔木河畔的这片荒原上,开始了艰难的筑路进程。筑路大军分为6队,每人配备一把铁锹、一把十字镐,从格尔木向世界屋脊进发了。

慕生忠后来把修筑青藏公路的战略指导思想总结为4个字:一气呵成。慕生忠要求,具体实施必须以军事指挥和军事行动为保证。他将全线分为几个大段,大段又划成小段,各队按指定地段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不久,筑路大军在距格尔木73公里处的那神河畔停住了。峡谷很深,谷底水流湍急,浪涛汹涌,令人不寒而栗。然而这里是进藏的咽喉,必须架桥。

3天之后,依靠几根粗圆木,青藏公路上架起了第一座桥梁。10辆满载着面粉的大卡车停在桥头准备试车。筑路队里唯一的工程师邓郁清担心出事,坐进了第一辆车的驾驶室。不料慕生忠把邓郁清从驾驶室里拉了下来,自己跳到车上,对他说:“这桥是你造的,你不指挥谁指挥?你给我过去,站那头指挥。”10辆大卡车终于顺利通过桥梁。邓郁清对慕生忠说:“政委,您的心意我理解,可您是一军主帅,您亲自试车太危险了。”慕生忠则说:“你是咱们唯一的工程师,万一你有个闪失,再没有第二人了……”慕生忠给这座桥取名为“天涯桥”。1956年陈毅进藏时路过这里,将“天涯桥”更名为“昆仑桥”。

邓郁清曾这样评价慕生忠:“慕生忠不懂修路,但善于集中大家正确的意见,一下子就能抓住问题的实质和关键。”慕生忠后来回忆说:“那时修路,不分军民,不分职务,都得干活。十八磅铁锤,每人一次抡80下,我也不例外。修桥时,干部和民工一起跳进水里打桥桩。见面握手,谁的手上没有老茧和血泡就不是好干部。”

慕生忠指挥大家边修路边通车,以英雄的气势、战士的豪情,征服了昆仑天险。1954年7月30日,公路修到了可可西里。仅用79天,筑路大军就修通了300公里公路。这一胜利使慕生忠和筑路勇士备受鼓舞。

青藏公路通车典礼

1954年11月11日,青藏公路修到了藏北重镇黑河(那曲)。12月15日,2000多名筑路英雄,100辆大卡车,跨越当雄草原,穿过羊八井石峡,直抵青藏公路终点拉萨。青藏公路格尔木至拉萨1200公里,仅用了7个月零4天的时间全线打通,这在中国筑路史上是个创举,在世界公路史上也是罕见的。

65年前,青藏公路建成通车,天堑变通途,神秘的雪域高原向世人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结束了西藏运输靠人背畜驮的历史,开启了西藏迈向现代文明的新征程。65年来,青藏公路就像是吉祥的“哈达”飘扬在高原大地,国家支援西藏建设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进“世界屋脊”,西藏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

一个人与一座城

“我的帐篷扎到哪里,哪里就是格尔木,我们不走了,我们要做格尔木的第一代人。我们喜欢城市,更喜欢自己亲手建起来的城市,我们要在这里建一座花园般的城市,我们要在青藏高原开辟一条通往西藏,北连甘肃、新疆的平坦大道。”一代又一代格尔木人铭记着慕生忠将军的话,它被人们看作柴达木精神的源泉。

格尔木位于柴达木盆地的茫茫戈壁深处,它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河流密集的地方,也许在柴达木几千年的人类活动史中,格尔木曾经水量丰沛、牧草肥美,游牧民族便逐水草而来到了这里,于是在蒙古族牧民的口耳相传之下,格尔木这个名称模模糊糊地标注在了地图上。

但格尔木作为一座城市出现在我国的版图上,却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事。可以说,没有青藏公路,就没有现代城市格尔木。

1954年2月,慕生忠将军率队到达格尔木后,随行人员面对无际的野草、芦苇、沙柳和隐流其中的杂乱河道不禁问道:“格尔木在哪里?”面对大家的犹豫,将军不仅豪迈地表达了自己扎根柴达木,开山辟地修公路的雄壮情怀,而且身体力行带领筑路大军仅用7个月零4天就将公路从格尔木修到拉萨。

1955年,青藏公路管理局在格尔木成立。慕生忠被任命为青藏公路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青海省委常委、柴达木工委常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青藏公路运输指挥部总指挥。

1956年,慕生忠带领大家打土坯、烧青砖,在格尔木建起了一座二层小楼房,作为青藏公路管理局的办公用房。小楼上下各有三四间,楼梯建在外面,青砖白灰墙,十分简陋,但它却是格尔木当时最早的一座楼房,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将军楼”。据说当年站在将军楼的楼顶,格尔木全城便一览无余。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初,由几顶帐篷起家的格尔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高原小城。如今,格尔木早已成为连接西藏与内地之间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也逐步发展成青藏高原上继西宁、拉萨之后的第三大城市。将军楼这座见证格尔木当代历程的功勋楼,已经淹没在了高耸林立的建筑物中,在将军楼里面,慕生忠的半身塑像静静肃立。将军的神情似乎还沉浸在65年前为开通青藏公路,为建设格尔木浴血奋战的情形中。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是在青藏高原上的荒漠冰川冻土间度过,我思念这里的一山一水。”——慕生忠。修路时,慕生忠曾在铁锹把上刻下“慕生忠之墓”。他说,如果我死在这条路上了,这就是我的墓碑。路修到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头冲着拉萨的方向。1994年10月19日,84岁的慕生忠将军在兰州病逝,遵照他的遗愿,子女们把他的骨灰撒向莽莽昆仑。

慕生忠雕像

短评

“两路精神”激励新时代新作为

在财力匮乏、技术短缺、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慕生忠将军带领10万军民,靠铁锹、钢钎等极为简陋的工具,仅用7个月零4天的时间,在“生命禁区”打通了格尔木至拉萨的公路运输线,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结束了西藏没有公路的历史。

据史料记载,这支筑路大军让青藏公路穿越了25座高原雪山,在当时创造了用最快速度、最低成本修建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奇迹。青藏公路修通那天,待喜悦散去,余下的还有悲凉,当初进藏的修路人,剩下的已不足三分之二;因为条件有限,所有倒下的修路人都就近埋在了青藏公路边。他们用英勇无畏、舍我其谁的行动,忠实践行并树立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

青山巍巍,英雄不朽;江河不言,精神流芳!新时代,新作为,交通人将继续坚持发扬和继承“两路”精神,无愧于人民的重托,书写无愧于历史的交通运输新辉煌。

(来源:中国交通报)